黄承伟:论中国脱贫攻坚的理论与实践创新

发稿时间:2018-07-27 10:07:00 来源: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扶贫开发进入脱贫攻坚阶段。脱贫攻坚理论与实践创新不断深化推进,不仅彰显脱贫攻坚在决胜全面小康社会进程中的重要地位,也预示贫困研究与贫困干预模式的转型。在习近平扶贫思想引导下,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推进扶贫体制、机制、路径的改革创新。顶层设计日益完善,实践领域不断破局,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减贫成效。基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实践经验与现实需要,贫困研究和反贫困实践的互动愈加频繁,新理论引导实践不断创新发展,实践发展又为理论创新拓展经验基础。脱贫攻坚“理论政策实践”互动转换,建构了意识形态话语与政策科学研究的互动空间,避免了学术研究成果与现实发展需求的割裂,也激发了学术与政策领域的研究活力。推进这一模式的发展与完善不仅有助于脱贫攻坚的理论与实践创新,也有助于为世界减贫提供中国方案

  关键词:脱贫攻坚;理论创新;实践创新

  一、引 言 

  长期以来,无论民间的济贫活动还是政府减贫干预,大都承载特定价值诉求或意识形态。20世纪以来,西方福利国家体制的形成与转型,既是各国政治经济演变进程,也是主流意识形态的变迁过程,还是福利思想史的现实形态。然而,随着“政策科学”研究的兴起,贫困研究与减贫干预转向科学化的模式,并带来反贫困特定维度上的效率与进步。然而技术化的贫困干预始终无法回避政治权力的制约,贫困治理的最优解依然只存在于理想情景,研究者回避意识形态话语所提供的对策建议多成为无法在现实中运行的“鸵鸟算法”。因而,研究者有必要打破意识形态与科学研究的藩篱,尝试在意识形态话语与政策科学研究之间建构互动空间,突破实证研究“经验—理论”科学环的束缚,探索将政策及政策实践融入研究流程的路径。基于这样的意图,本文通过对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精准扶贫指导思想、政策体系、学术研究的整合进行综合性叙述,这一视角下,脱贫攻坚战既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习近平扶贫思想的现实展开,还是贫困研究理论创新的现实途径。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的理论与实践在新历史条件下产生了诸多发展和变化,贫困的发生情境、反贫困行动的背景以及经济社会诸多领域的变迁都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扶贫理论演进和实践发展的前提与边界,这不仅是我国乃至全球减贫事业发展的全新机遇,也是扶贫领域包括我国脱贫攻坚学术研究反思与革新的良好契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扶贫开发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进行部署,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在全国范围全面打响了脱贫攻坚战,我国扶贫开发进入新时代脱贫攻坚阶段。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脱贫攻坚,亲自挂帅亲自出征亲自督战,30多次国内考察涉及扶贫,连续6年国内首次考察看扶贫,连续4年新年贺词讲扶贫,就脱贫攻坚做出100多次重要批示,在陕西延安、贵州贵阳、宁夏银川、山西太原、四川成都主持召开5次跨省区的脱贫攻坚座谈会,在重要会议、重要时点、重大场合反复强调脱贫攻坚,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扶贫思想,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根本遵循。在习近平扶贫思想指引下,扶贫领域改革创新持续推进,精准扶贫实践不断拓展,脱贫攻坚取得了决定性进展,为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奠定了基础。回顾总结脱贫攻坚的理论和实践创新研究进展,对于促进中国扶贫开发理论的发展,向国际社会展示全球贫困治理的中国方案,具有重要意义。

  二、脱贫攻坚的理论创新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事关我国国际形象,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是对中华民族和整个人类都有重大意义的伟业。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对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我们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伟大的实践需要伟大思想的指导,在习近平扶贫思想引领下,脱贫攻坚理论持续创新。

  1.脱贫攻坚理论创新的基石: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 

  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期,我国的贫困问题在贫困规模、贫困深度、减贫成本和脱贫难度方面都面临巨大挑战。迎接现实的挑战需要更有力的行动,而只有符合发展规律的理论及方法创新才能取得更有效的成效,进而实现新的减贫目标。因此,理论创新构成了脱贫攻坚的前提和基础,其核心和出发点就是习近平扶贫思想所包含的理论维度。习近平扶贫思想不仅有效引领脱贫攻坚实践的展开,也为学术界相关研究建构了新的理论基石。所谓基石也就是支撑建筑安稳的基础。对于实践而言,基石意味着根本性的目标、方向和原则,正如同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构成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基石,习近平扶贫思想则是十八大以来我国脱贫攻坚战的基石,其核心要义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这一方略内涵丰富,体系严密,既包含了脱贫攻坚总体性、基础性的理论判断,也涉及脱贫攻坚各个领域和各方面的深刻阐述。

  首先,习近平对于脱贫攻坚的重大意义做出了新的判断,指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能不能如期实现,很大程度上要看扶贫攻坚工作做得怎么样”。将打赢脱贫攻坚战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紧密关联,从“短板”的角度审视经济社会的发展,不仅是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的重大创新,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面向共产主义理想的探索。马克思、恩格斯曾在《共产党宣言》里这样描述共产主义的理想:“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习近平不同场合多次讲到“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不仅表达了脱贫攻坚补齐短板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意义,这里同样包含了全体人民共同的价值诉求,是对共产主义理想在现阶段现实挑战下的伟大探索。习近平扶贫思想贯穿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和方法,不仅把全体人民的发展看作社会发展的重要目标,视脱贫攻坚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同样把人的全面发作为脱贫攻坚的重要内容,把调动贫困地区干部群众积极性和创造性作为脱贫攻坚的重要原则,使扶贫工作有了超越温饱目标和面向美好生活的全新内涵。

  其次,习近平深刻阐述了脱贫攻坚的基本方略。“六个精准”“五个一批”“四个问题”等重要思想是我国扶贫理论的重大创新,开启了脱贫攻坚工作的全新局面。一方面,这些方略是我国长期大规模扶贫工作的继承和发展,是针对过去扶贫存在各类问题整体性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这些方略对于国际减贫所存在的普遍性和一般性问题的解决亦是重要的创新。以贫困人群的瞄准为例,实施精准扶贫以来,我国贫困户的识别率和瞄准率达到了全球从未有过的水平。“凡是有脱贫攻坚任务的党委和政府,都必须倒排工期、落实责任,抓紧施工、强力推进。特别是脱贫攻坚任务重的地区党委和政府要把脱贫攻坚作为‘十三五’期间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从而实现扶贫开发路径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扶贫资源使用方式由多头分散向统筹集中转变;扶贫开发模式由偏重“输血”向注重“造血”转变。

  第三,习近平深刻论述了贫困治理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关系。习近平把脱贫攻坚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进行部署,摆在治国理政的重要位置,提出“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要理念,是对贫困治理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理论的重大创新。习近平指出:“要把脱贫攻坚实绩作为选拔任用干部的重要依据,在脱贫攻坚第一线考察识别干部,激励各级干部到脱贫攻坚战场上大显身手。要把贫困地区作为锻炼培养干部的重要基地,对那些长期在贫困地区一线、实绩突出的干部给予表彰并提拔使用。”因而通过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不仅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能有较大改观,贫困地区以及非贫困地区的干部培养和社会治理能力也会获得根本性的提升。这很大程度上突破了过去专项贫困治理的局限,而且将贫困问题解决和经济社会整体健康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不仅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也成为“新常态”下扩大国内需求、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而扶贫考评体系由侧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向主要考核脱贫成效转变,有助于规避地方发展GDP主义的诸多弊端,从而促进地方经济社会的均衡全面发展。

责任编辑:晨曦
加载更多新闻